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q339a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唐朝貴公子笔趣-第三百八十三章:會試推薦-3ffrk

唐朝貴公子
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
转眼已是开春,绿树上生出了新芽。
刘舟一案,令李世民震惊了许久。
其实这一次,更多只是李世民的一次泄愤罢了。
他比任何人清楚,刘舟这样的人多如牛毛,固然贵为天子,他可以揪出一个刘舟,可是……如何才能揪住一百个一千个刘舟呢?
说到底,还是人才选拔的问题,现在他算是完全看明白了,这些被人推举上来的大臣,十之八九,对于民间疾苦,根本一无所知。
这无疑令他对科举又多了几分期待,只是……唯一让人疑虑的是……科举上来的大臣,就能理解民间疾苦吗?
这一点,李世民自也是不敢完全确信。
只是在他看来,改变总比一直的一潭死水的要好。
此次会试,天下人都承载了极大的期望。
一旦高中的人,便算是真正的栋梁之才,自此之后入朝为官了。
各道的举人,在长安已经呆了足足一个冬天。
京中的很多客栈已经住了许多来参加考试的举人。
能中举人的人,无一不是天下的英才,因此这些人到达长安之后,很快便有许多人来拜访,一些世族,一旦看上了哪个举人,认为此人极有希望,那么便少不得先行打一些交道。
一时之间,长安城文气也鼎盛起来,或许是因为受科举的影响,附庸风雅者倒是不少。
开考在即。
二皮沟大学堂里,教研组进行了最后一次一对一的模拟考试。
所谓的一对一,就是教研组的先生们进行分工之后,将举人们聚集起来,进行交叉考试,考过之后,品鉴文章,指摘出可能出现纰漏的地方ꓹ 当然……这种出题……是根据不同考生的短板来对症下药的。每一个考生都有自己的弱项,教研组则进行分析ꓹ 分析之后再进行出题,出题之后在一遍遍无休止的使其改正。
这种玩法,其实和后世的奥林匹克竞赛的模式差不多了。
能考中举人的ꓹ 都是二皮沟最顶尖的生员,而这些举人ꓹ 相当于编入的乃是奥赛班,进行特殊的培训。
而这几个月的突击培训ꓹ 便连一向用功刻苦的邓健ꓹ 都觉得有些吃不消,满脑子都是各种考卷,一遍遍进行修正,令他有些虚脱。
好在即将开考,学堂里决定给他们一日的假期,只是这假期,却是不允许出学堂的ꓹ 只是在学堂里修葺一日罢了。
到了开考的这一天,外头便有数十辆最新的四轮马车停住。
邓健等人起了个大早ꓹ 而后先行一起去拜见陈正泰。
在这么特殊的一天ꓹ 陈正泰也是早就起来等着了。
他接受了他们的师礼ꓹ 而后站起来ꓹ 便鼓励他们道:“今日便是会试,陛下对此格外的看重ꓹ 还望你们能够好好发挥。”
邓健等人便又恭谨地行礼道:“谨遵教诲。”
陈正泰随即微笑:“将来做了官ꓹ 既是我的门生故吏ꓹ 就一定要奉公守法,以苍生为己任。”
邓健等人又道:“谨遵教诲。”
“好啦ꓹ 出发吧。”陈正泰挥挥手。
邓健等人显得凝重,这……是真正改变自己人生的一次机会了,若成功,则真正成为朝廷的栋梁,可若是失败,便需三年之后再战。
三年……三年之后还有三年,可人生有几个三年呢?
他们拜别陈正泰的时候,有人不禁眼眶微红。
尤其是那邓健,竟觉得有些恍惚,想当初,自己不过是一个贫民的子弟,若不是跟随父亲躲避饥荒,也不会机缘巧合的来到这二皮沟。
对于邓健而言,二皮沟虽不是自己的家乡,可他早已将这里当做是自己的家了。
在这里,他安身立命,他开始读书,他入学,他渐渐的开始崭露头角,人生的起起伏伏,都在这里度过。
正因为尝过生活的艰难,他才对于自己的今日,格外的倍感珍惜,而自己能有今日,一切都是拜师尊所赐。
这既是活命之恩,也是再造之恩,除了父母的养育之恩外,还有什么可以相比呢?
出了学堂,他第一次坐上了四轮马车,平日都在学堂,虽也看报纸,报纸里有关于四轮马车的小广告,邓健……也只是看过而已,现在亲自乘坐,却觉得这里的座椅太软了。
是啊,平日习惯了跪坐,或者坐在硬物上,突然坐着太软的东西,反而有些不适。
众人浩浩荡荡到了贡院,列队入场。
今次的考官还是虞世南。
虞世南乃是天下知名的大学士,又有几次科举的经验,可谓身经百战,经验丰富。
考生们纷纷入席,天下十道的举人,有六百多人,他们个个春风得意,只是当见着学堂的这些举人之后,个个露出了怪异之色。
有人不禁莞尔,他们是久仰二皮沟的大名,只是二皮沟的举人和其他举人不同,他们每日将自己关在学堂里,大门不出,二门不迈,从不和人交涉,虽是不少举人来了长安许多日子,可二皮沟的这些举人,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众人起初对于这些二皮沟的举人,还略有一些好奇,毕竟如雷贯耳,现在看了,便觉得有些盛名之下其实难副。
随即便收起心神,各自进入了考棚。
邓健依旧还是老样子,他心情很平静,这样的考试,他一生中已经经历过无数次了。
他气定神闲,直到举了牌子,邓健抬头一看考题,面上便轻松起来。
考试对于考生而言,是一种折磨。
可对于考官而言,又何尝不是如此呢?
就比如虞世南,上一次出了一个怪题,他自己起初还自鸣得意,觉得此题很难,一定能将天下的读书人难倒。
可谁晓得,那二皮沟大学堂简直就是乌泱泱的高中,这令虞世南很是灰心丧气了一阵子,因而这一次,他决定加大难度。
至于今日的考题……竟是‘子见南子’。
此题一出,考棚里顿时听到许多人倒吸凉气的细碎声音。
显然……举人们被这题给难倒了。
这题比上次的题更缺德啊。
上次还只是挖个坑而已,而这题,不但坑都给你挖好了,连埋你的土都预备好了。
超級兵器
子见南子,其实出自于《论语·雍也》中一段话的开头。
表面上是四个字,实际上……却暗藏了一桩千古疑案。
这事是这样的,当时孔子周游列国期间来到卫国。卫国实际的掌权者是卫灵公的夫人南子。南子妖媚,名声不好,不过她仰慕孔子的能力和品德,知道孔子来了便很恭敬地请孔子去与她会见。于是就有了“子见南子”这一段。
而子见南子这一段,最令人疑心的,乃是孔子的反应,即:子见南子,子路不说(悅)。孔子矢之曰:“予所否者,天厌之!天厌之!”
这句话的通常理解是,孔子去见了南子之后,他的弟子子路很不高兴,认为这南子乃是浪荡的女子,孔子不应该和她来往。
可是孔子的回答却很奇怪,而是极力否认自己和南子有什么亲密的举动,而且还赌咒发誓说:如果我做了啥,上天都要厌恶我。
说穿了,这几乎是论语之中,带着几分暧昧的故事,显然是和孔子这至圣先师的形象是不相符合的。
因而儒家弟子,极少提起这一桩公案,你都是人家的弟子了,你提这个事,莫非是要来砸场子的吗?
支點 夜余
毕竟一个男子和一个浪荡的女子私下相见,男子见完之后,还赌咒发誓自己啥都没干,这实在引人遐想。
可虞世南特意出此题……坑就坑在这里。
这等揭人伤疤的典故,你拿来出题,还要求人家围绕这么个破玩意,写出一篇围绕着儒家思想,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文章,而且还限定了两个时辰之内做出,要有理有据,且还要注意文法。
题一出来的时候,其他的考官见了这题,眼睛都直了,而后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虞世南。
虞世南自是感受到那许多的目光,他依旧平静地端坐着,手缓缓地捋须,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。
只有他自己知道,他的内心深处其实有着报复的成分,虽然好像手段有些不光彩,可要出的就是这口气!
来啊,这一次放马过来啊。
…………
食色生香:盛寵農家妻
在考棚里,邓健看了题,竟是生生愣了老半天。
沿途巡考的考官路过,是认得邓健这位当初的解元的,一见到他神色僵直,双目呆滞,心里便笑了,不禁想:看来便是这二皮沟的解元也被难倒了,今日这题,想要破出来,还真是比登天还难啊。
只是这位考官大人并不知道……邓健之所以久久不语,并不是因为觉得难,而是因为……这个题……他考过。
何止是考过,还考了三次!
说起来,第一次考这题的时候,大家的考试成绩都不理想,因为题太怪了,大家脑子转不过弯,于是结果自然是糟糕了。
而此后,教研组只好根据他们的文章,一遍遍的指出问题,接着便是补考了,可教研组依旧还是不满意,于是继续指摘错误,又继续补考。
之所以考这个题,理由其实也很简单,因为这个题……难。
不难才不折腾你们呢。
虽然所有人都清楚,科举几乎不可能考这个题的,毕竟这题太剑走偏锋了,谁出这题,谁就是缺了大德。
可教研组取的就是它的难,教研祖有自己的一套理论,他们不管科举会不会出这种题,他们认为,只有出天下最难的题,其他的题才能轻松应付。
你连最难的都解决了,其他的算什么?
邓健满脸呆滞……
心说这也能碰着?
而他现在却是为难起来了。
实际上……经过三次的模拟考试,他已经有了七八种关于此题的解法了,可现在的问题是……
该用哪一种解法来破题,更容易得到考官的青睐呢?
也罢……就取第六种吧,第六种破题,好像更容易切合虞学士的喜好。
邓健摇摇头,他心里颇为遗憾,其实他更想用第八种解法的,那是出奇制胜的手法,只是想来,可能会有一些冒险。
若不是会试,倒还真想试一试啊。
唉,这题……终究还是太易了。
无声的叹息一声,他便提笔,很轻松的心里打完了腹稿,这一切,其实都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。
随即迅速的开始下笔。
只一个时辰不到,文章便已完成了。
一切都很顺利。
接下来,便是循例的将自己的文章多看几遍,寻出一些错误了。
却在这时……
哐当……
突然的一个声音。
陰差陽事秘聞
荒誕青春 zy晝夜
邓健吓了一跳,这鸦雀无声的考院里,怎么会出现……
却是一个考棚里,一个考生将砚台砸了出来。
考官和文吏也给吓了一跳,匆匆围上去看。
随即便听那考生发出悲呼:“这什么考官,虞世南,你这皓首匹夫,苍髯老贼!你这出的什么题,我跋山涉水,花了数月功夫才至长安,为的就是今日会试,我寒窗苦读二十载,才有今日。你这出的什么题,这样的题,你让人如何解?尔身为学士,却行此卑劣的手段……我呸,今日我不考啦,不考啦,要杀要剐,悉听尊便。”
他怒声叱骂,像是情绪已经失控了,不但砸了砚台,还推倒了案牍,一副泼皮发狠的样子,幸好文吏们连忙七手八脚的将他按住,才不至于造成太大的影响。等控制了之后,忙是拖将了出去。
这人一面被拖着,一面还不甘心的骂声不绝。
这骂声自也是传到了明伦堂里。
众考官个个脸色铁青,却都大气不敢出,都小心翼翼的看着虞世南。
虞世南却依旧还是踏实地端坐着,依旧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样。
骂……
骂吧。
骂得越狠,便越显得老夫手段。
他抬眼,见众考官个个心惊胆战的样子,却只轻描淡写地道:“老夫才出了这么一个不难不易的题,便有考生如此,呵……真是绣花枕头,不堪为用。”
鳳凰亂:不嫁妖孽王爺
众考官纷纷干笑,一副表示认同的样子。
心里却都忍不住的道:这叫不难不易?这题我也不会考啊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