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u39lr好看的小說 劍骨笔趣-第四百三十章 真正的黃雀-p8s1p

劍骨
小說推薦劍骨
早在宁奕离开大隋,踏足北方天下之时,龙皇殿就盯上了他。
巨像高台边陲,爆发的那一次兽潮,便是龙骨大殿的一场棋局算计。
之后元出手,帮宁奕抹除因果,屏蔽天机……整场灞都寿宴,龙皇的意志便再也没有出现过。
这并不意味着,龙皇殿放弃了对宁奕的“谋划”。
因为……
龙皇始终坐在这片云海上。
这位蓑衣老叟,即便是灞都坠沉,白帝出手,也没有丝毫动静……在整场事件中,他似乎才是那个看穿一切因果的智者。
他知道,灞都局中,根本无需做什么,宁奕自会来到这里。
只需在这里垂下钓线。
大鱼,便会上钩。
嗡——
钓线紧绷,钩住了这份因果,龙皇才缓缓从石塑的姿态中醒来。
这尊垂坐云海的老叟相,明明没有什么动作,但这一刹却像是从死物变成了活人……肩头覆盖的霜雪被无形劲气抖落,整个人变得盎满生机。
老人声音巍巍响起。
“火凤。”
“你是我见过千年来最有天资的妖修。”老叟一边提竿,一边回头,绵延天地之间的那条银线陡然收拢,云海嗖嗖破碎,被一缕长光贯穿。
老叟笑道:“一直以来,很期待与你的见面……没想到,竟这么快,你便成为妖圣了。”
火凤神情复杂。
他来到云海,捕捉到了这位北妖域皇帝的一缕灵感……也在此刻,明白了整场事件中龙皇始终不出的原因。
对于白帝和龙皇这两位存在。
他们二人,已经完成了“征服妖域”的壮举,在相当漫长的时间里,北妖域和东妖域都将以一种僵持的姿态对峙,谁也奈何不了谁,龙骨棋局再怎么算计,也无法磨灭芥子山的魂魄金池,伤不到金翅大鹏鸟的根本,天海楼再如何强势蛮横,也压不塌北妖域大殿的通天根柱。
归根结底,这两位皇帝的个人武力,实在是太高了。
于是……个人造化,便要胜过一切。
谁能够再突破一层境界,谁便能以个人武力,取得两座妖域博弈间的优势,甚至奠定胜局。
灞都被称为第三大超然势力,是因为整座妖族天下,没有“第四”。
第四距离灞都实在差得太远。
七日女傭de契約情人
没有一个妖族势力,种族,能够像灞都城那样聚集三位妖圣,诸多妖君……而灞都城坠落的原因,便是它不曾拥有“皇帝”级别的战力。
白亘一人出手,便碾压了整座灞都。
两位皇帝,在这场事件当中,各自站在了至高角度,来夺取他们所需的造化,而在庞大的因果链中……真正的黄雀,不是白帝,而是龙皇。
以不变应万变,直钩无饵,亦能钓取造化!
“在那片云海中被钓取的‘因果’,是那个叫宁奕的人族剑修……”
校花的近身兵王
火凤凝视着身下的湖泊,目光极力远眺,透过磅礴雾气,看到了一缕模糊影像。
他沉默地望着提竿收线的老者,直到这一刻,他才意识到,自己与两位皇帝之间的差距……无论是实力,还是眼界,还是格局,都差了好几个层次。
“恭喜陛下。”
玄螭大圣柔声道:“宁奕身上,有五卷执剑者天书。”
龙皇殿和芥子山,各自执掌一卷天书,分庭抗礼。
如今钓起这份造化,陛下便执掌六卷天书。
再加上这片云海里的“因果卷”……八卷天书,北七东一,今日起竿,便相当于陛下赢得了两座妖域之间战争的胜利。
“恭喜?”
龙皇笑着摇了摇头,道:“你恭喜的太早了。真正的大鱼,哪有那么好上钩的?”
垂坐云海之上的老叟,提拎钓竿的姿态陡然绷紧,单看面容,依旧气定神闲,但双足瞬间便陷入云海之中,身子险些倒滑掠出……那杆钓竿好似钓上了一件千钧之沉的重物,非但不愿上钩,反而要将鱼竿主人,一同拽下海来。
……
我的野蠻人魚
……
时间定格在奇点破碎的那一刻——
宁奕耳旁响起了极其轻微的刺啦一声。
肌肤被某样锋锐尖利的事物戳破,一缕猩红鲜血,溢散在云雾之中。
那是一根生锈鱼钩。
没有鱼饵……但却有着令人心悸的力量,刺破肌肤的那一刻,宁奕便感到了冥冥之中愿力的锁定。
宁奕眉心燃起三叉戟清焰,命字卷点燃,他看到了云海之上漫天飞掠的命运长线,一条一条如雨丝贯穿天地,而此刻刺破自己后颈肌肤的鱼钩,则是被一根雪白笔直的钓线所串联……
云海之上的那一头,连命字卷也无法完全看清的上游岸,坐着一位枯瘦蓑衣老叟,双手持着鱼竿。
隐约之间,宁奕看到了老叟对自己的笑容。
那张衰老模糊的面孔,笑意温和,但宁奕心头却浮现一股剧烈的危机……他好像在哪见过这张面孔。
等等。
想起来了……
在巨像高台,埙妖君引召龙皇意志之时,天地变色,北妖域皇帝显圣而至,浮现了一张威严面孔。
此刻端坐云海上的老叟,是北妖域龙皇!
宁奕面色陡变,他倒持细雪,狠狠一剑,斩向自己后颈,迸溅出一蓬银白剑光。
那根直钩,刺破肌肤,便深深入骨,似乎与自己的椎骨交融……自己竟然无法斩断?
“对我出手——”宁奕咬紧牙关,将细雪递给叶疯子,道:“用生死道境,把这根鱼钩斩断!”
叶红拂比宁奕还要果断。
接过细雪,毫不犹豫,以生死道境抵斩而下!
这可是世间顶级道境,以此斩首,没有金刚体魄,便会立即殒命。
而令人惊骇的一幕发生了。
“珰”的一声。
傲劍重生
刺耳入骨的交撞声中,宁奕咳出一口鲜血,他的后颈肌肤被生死道境磨灭,露出苒苒白骨,而剑气抵斩的那根鱼钩,锈光飞掠,竟然丝毫未损。
“再斩!”
宁奕低喝一声,双手向后握住鱼钩,他已经感受到钓线传递入骨的震颤……如果再斩不断,他就要被龙皇拽离云海了!
“你疯了?”叶红拂挑眉道:“你会死的!”
“斩!”宁奕语气极其坚决。
“好。”叶红拂双手持握细雪,雪白剑身涌上一层血红雾气,她再次点燃鲜血,以生死道境,全力一斩。
再是一声“珰”!
叶红拂的双手虎口,被震出鲜血,全力一斩,非但没有斩开那根古老鱼钩,反而震得她倒飞而出。
宁奕的后颈肌肤,在生死剑意下支离破碎,只剩下森然白骨,金灿血液在空中飞掠,他痛苦地嘶喝着,努力想要将鱼钩拔出。
那根生锈破败的直钩,刺入后颈,仿佛真的成为了宁奕身体里的一部分。
叶红拂低喝一声,踩着流云奔来。
她闭上双眼,脑海中浮现宁奕砸剑的画面——
砸剑!
细雪流淌红光。
这是属于叶红拂自己的“砸剑”!
红衣女子一剑抡砍在细长钓线之上,那根笔直垂落的银白长线,被剑锋划出一蓬圆月弧光,剑势抵压前冲,长线被拽成三角,宁奕感受着钓线传递而来的剧烈震颤,咳出一大口鲜血,只觉得自己的颈椎都要被锯开了!
“蓬”的一声。
叶红拂再次倒飞而出。
钓线反弹的震力,作用在宁奕体魄之上。
这股疼痛……已经超越了阎惜岭的生死大劫。
这便是皇帝的手段。
一根大竿,线垂千里,剑气不可斩,神性不可灭。
官娶鬼 蔔
直钩无饵,亦可钓取世间万物!
最強警官
云海穹顶的老叟起竿,绵延的启力从钓线上迸出,宁奕闭上双眼,感受着不可抵抗的沛然巨力,将自己从云海禁区拔离——
而下一刻。
即便闭上双眼,依旧感受到了比黑暗更黑暗的黑暗。
“轰——”
奇点破碎,虚空门户被冲垮。
一张巨大的鲸唇,将半边云海都吞入腹中,深海巨灵的呼啸声听起来像是千万朵海浪在同一时刻炸开,直抵灵魂深处。
宁奕和叶红拂,都被那只巨大的鲲鱼吞下!
而那根钓线,则是不再笔直,大鱼吞下了鱼饵,向下坠沉,钓线被抿成了一个外抛的弧度,它用尽一切蛮力,要向云海深处钻去。
这是要与垂钓的鱼竿主人角力。
無敵藥神 闕聲雲舵
它要将鱼竿主人,拖下云海!
嗖嗖嗖的放线声音,在云海呼啸的浪花翻腾中,几乎可以忽略不计,龙皇垂钓的长线瞬间便被大鱼绷紧。
下坠至底的鲲鱼,死死咬住一截白线,它的肌肤被勒出鲜血,闭合的鲸唇中再度震出直抵神魂的长啸——
坐在云岸的老叟,双手持握钓竿,神情漠然,缓缓站起身子,佝偻后背向后倾斜了一个角度。
他在收竿。
钓线绷至最近之后……云海下坠的鲲鱼,被钓线以不可抵抗之势“缓缓”提拎。
这场惊心动魄的博弈,被火凤看在眼里。
白帝能翻手压下灞都城三千丈。
龙皇能只竿钓起北荒鲲鹏。
“这世上,没有什么东西,能躲过陛下的钓竿。”玄螭大圣柔声道:“陛下垂钓云海禁区已久,那头鲲鹏始终不愿上钩,今日来了鱼饵,正好一并钓起。”
龙皇唇角微微翘起,看起来心情大好。
而下一刻,这位皇帝忽然蹙起眉头。
他的目光,穿透层层云海,落在那条巨大鲲鱼的背上,要论体积,鲲鱼比灞都玄武还要更加庞大……在这片鲸背之上站立的人,几乎如米粒一般,可以忽略。
而他确信自己没有看错。
此时此刻。
的确有一颗米粒,正站在那条巨大鲲鱼的脊背之上。
那是一袭飘摇白衫,站在云海涡旋的正中央。
那人轻轻抬起头,与自己对视,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。
我的別樣老婆大人 林翔
天光倒映,因果流淌。
白衫年轻人伸出两根手指,轻轻在面前雪白钓线上抹过。
網遊之死靈君主
那根贯穿天海的钓线,被一斩而断。
龙皇被鱼竿巨力反震,一个踉跄,极其难看地跌坐在云端,他神情阴沉盯着那根断线长杆,紧接着望向身下——
巨大鲲鱼重获自由,一声欢快长鸣,向着云海深处坠游而去,不知踪影。
这场因果局中,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。
真正的黄雀,竟然不是自己。
另有其人。
……
……
(求一下月票,顺便祝大家双十一剁手快乐。)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