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我成了戰神反派他爹-第二百一十八章 輸到懷疑人生看書

我成了戰神反派他爹
小說推薦我成了戰神反派他爹我成了战神反派他爹
“陈生,你能够拿出来这些东西,我看得出你的城意。但是血月弯刀是任何东西都无法比拟的,你就算拿出来一百件这样的武器,我也不会换。我可以让你自己动手,将刀取出来,或许孩子还可以活下来。”林炎说道。
他抛出了一丝希望,可以说是封死了陈生所有退路。
“陈先生,您是一个讲道理明大义的人,主上如此退步,已经给你很大的面子了。”红血劝说着陈生。
陈生轻轻一叹,面有惋惜。
江飞宇的心中咯噔一声,呼吸也变得粗重很多。
林炎皮笑肉不笑,坐看陈生的回答。就算巧舌如簧,也说不出来什么吧?千万不要说什么人命关天,你我手上都沾染了无数鲜血。
“林炎,人都是要学会妥协的。我拿出这些东西,已经是我的妥协了。我用这些东西换你的血月弯刀,可并不是用这些东西,换江麒麟的命。我用红血的命换江麒麟的命,怎么算都是你更加划算吧?你别告诉我,红血毒入心脉,你还不知道吧?”陈生说道。
不可能!
林炎的第一反应便是不可能,谁能够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下毒而不被察觉呢?更何况,红血是强大的修罗,她的身体是否被下毒,难道她自己会不知道?
可看着那两枚解毒丹药,林炎还是抓起来红血的手,为她把脉。
下一秒,林炎的脸色大变,红血中毒了,毒素已经入侵到心脉之中。
即便是灵丹妙药,不能够立刻服用,也会无救。
可是他的身上并没有带着这样的丹药,想要救下红血,便必须得用陈生的两枚解毒丹药。
可若是服用了,他便只能够放弃血月弯刀。
一时之间,林炎陷入到前所未有的抉择,他迷茫了,不知道应该怎么办。
一方面是他身边最亲近的人,一方面是关系到他后半生的武器。
短短的几秒钟,对于林炎而言,宛如几个世纪一样的难熬。
“林炎,你再不做出决定,红血便要死了。毒素进入到心脉,可没有时间给你考虑。”陈生出生提醒着。
“红血,将丹药服下。”林炎终于做出决定。
“是,主上!”红血应了一声,沉默中弯下身体将丹药服下。
从林炎脸色变了的时候,红血便知道自己中毒了。她是眼睁睁的看着林炎挣扎五秒钟才做出决定。
在血月弯刀和她之间,林炎选择了她。可是红血却丝毫不感激。
她随时可以为林炎牺牲,用生命守护林炎,可是林炎却迟疑了足足五秒钟。这五秒钟,就好像是有一把刀子在她的心脏上切割。
她甚至不知道,如果陈生不提醒,林炎会不会放弃她。
她,修罗殿的修罗,林炎最忠实的守护者和追随者,竟然比不上一把武器。
“陈生,是你下毒的吧?”林炎沙哑着声音询问。
“我没有能力,也不屑如此做。是江飞宇提醒我的,他父亲最擅长的就是毒药。对战的时候,可以通过空气下毒。”陈生回应。
“好,这一局算你赢了,我不会伤害这个孩子。”林炎努力控制情绪,回到椅子上坐下。
他再次在陈生的面前惨败,这一次输掉的是他的半条命。这一次的打击,对于林炎实在是太大,大到他对自己产生了怀疑。
为什么红血中毒,自己没有察觉到?若是察觉到了,也不会被陈生牵着鼻子走。
在陈生面前,他甚至不敢再说一句狠话。
“谢谢!”
红血对陈生发自内心的感谢着。
“不客气,还有一粒,是送给李天一的。”陈生回应。
红血再次道谢后,才拿着丹药和武器离开。
路上,红血便对林炎请罪。
“主上,对不起,让你损失了血月弯刀。我一定会想办法将血月弯刀从江麒麟的身体中取出来,还给祖上。”
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我成了戰神反派他爹 線上看-第二百一十八章 輸到懷疑人生讀書
“想办法?你有什么办法?红血,你是修罗殿的修罗,世间最强大的人之一。不说你百毒不侵,可是会毒素入体也察觉不到吗?红血,你不会是起了什么心思吧?”林炎冷幽幽的询问。
“主上,我会有什么心思?如果主上觉得红血如此,那便请主上杀了红血吧。”红血回应。
她的失望已经到了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地步了。
“不是就好。我不需要你做什么,你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,便是不要招惹陈生,不给他动手的机会。复仇,也暂且停止调查吧。”林炎吩咐着。
他是真的不敢招惹陈生了。今日如果陈生要动手,两个受伤的修罗根本保护不了他,他可能会喋血在此。
除了隐忍,他别无选择。
… …
“陈叔叔,谢谢你救下弟弟,以后你就是我们兄弟的再生父母。”
江飞宇拉着弟弟对陈生下跪。这份恩情,侵入骨髓。
“我说了,从现在开始,江麒麟便是我的义子了,哪有儿子对父亲表感谢的?”陈生将两个人从地上拉起来。
江麒麟紧闭着双唇不说话,眼神恐惧的看着陈生。
江飞宇见到弟弟这个样子,赶忙劝说,可是江麒麟就是紧闭着嘴唇,不说话也没有任何反应。
“江麒麟,那个人不配做的父亲,他该死。儿子也是可以杀父亲的,不仅仅是你,还有很多人都这么做过,杀禽兽不如的父亲,你没有做错任何事情,也没有人能够责怪你。你要记住,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,没有人能够操控你的人生,你的人生只能由你自己主宰,你父母包括任何人都不行。”
陈生语重心长的劝说着。
他知道,江麒麟并不是在恐惧他,而是在恐惧爸爸这两个字。并且,江麒麟还处于自责的状态中,虽然江禄如此对他,可他还是觉得自己有罪。
“我的人生真的只能够自己主宰吗?我不想要做的事情,我可以不做?父亲的要求,我也可以反驳?”江麒麟询问道。
火熱都市言情 我成了戰神反派他爹笔趣-第二百一十八章 輸到懷疑人生相伴
“当然,每个人都是独立的,别人只能够干涉,却不能够做决定,没有人能够要求你做任何你觉得是错的事情。这是你,作为一个人的权力!”陈生说道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