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權寵天下討論-第1511章 有突破看書

權寵天下
小說推薦權寵天下权宠天下
元卿凌听到这里,心里顿时打了一个突,天算世家的反噬是皮肤剥落而死?
她努力凝聚思绪,努力去理清楚这个时间线,剑魔见到冷凤青的时候,冷凤青已经怀孕,那之后大半年收到泼机的来信,泼机已经说准备报仇,也就是冷凤青已经被拿下,他要救冷凤青离开京城,到后来剑魔一路寻找到京城无果,又叫了道上的人帮忙,最后,是通天门的人找到了已经死了的泼机,这过程最起码也需要两三个月。
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權寵天下 ptt-第1511章 有突破
但发现泼机的时候,泼机才死了几天,也就是说,泼机是在四爷出生起码一个月到两个月之后才出事的。
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《權寵天下》-第1511章 有突破閲讀
但那个时候,天算世家的人都死绝了,他怎么可能死于天算世家的反噬呢?
唯一的解释,就是冷凤青生完四爷之后没死,最后被泼机找到了。
可是不对啊,当时泼机帮冷凤青逃出去的时候,泼机不是被晏之余杀了吗?至少,在冷凤青的认知里,泼机死于晏之余手中了。
但也有可能泼机是假死,然后追了去,因为只有这才能掩人耳目,让晏之余以为冷凤青没有帮手。
从剑魔叙述的事情来看,冷凤青在生完四爷之后,或许很有可能没死。
元卿凌心里渐渐升起一丝希望,但她没敢说出来,就怕给老五和冷静言带来希望,一旦不是的话要承受失望,因为,其实在这个时候,大家的心情都和四爷一样。
她再问了剑魔一些细节,例如天算世家的灵石,是不是真这么神奇,剑魔也听说过灵石的事,但是他没亲眼见过,只说灵石是家主代代相传的,只有家主知道怎么打开灵石的盒子,请出灵石。
元卿凌尽快理出了一条清晰的线,冷凤青被关押起来之后,泼机因冷凤羽被杀而愤怒,想替冷凤羽报仇,但是他没有这个实力铲除晏之余,只能寄希望于冷凤青,协助冷凤青逃走之后,此事败露,被晏之余得悉,他获罪假死,然后秘密追着冷凤青去,沿路保护她,最后追到了雪狼峰上,他找到冷凤青的时候,雪狼已经把四爷叼走了,但冷凤青这个时候没死,泼机一定会想一切办法去救她。
泼机应该能救她的,因为当时冷凤青还没遭受反噬之苦,也没产后大出血,只是身上有伤且筋疲力尽,泼机是剑魔师门出来的人,身上应该带有治伤的药,救下了冷凤青之后,冷凤青没多久就出现了反噬,这个时候,泼机死了,那么可以大胆推测,是不是他以自己的死来换取冷凤青活下去的机会呢?
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權寵天下討論-第1511章 有突破熱推
只是,如果那时候冷凤青没死,她为什么不报仇也不去找四爷?就算她以为四爷被狼吃了,也应该会进京找皇帝,控告晏之余的罪行吧?
心底堆积的疑问和对复仇的焦灼,让元卿凌一刻都不能等待,等宇文皓和冷大人交代了朝中的事,便马上收拾东西,准备上雪狼峰事宜。
如今已经天黑,赶不及上去了,宇文皓传旨下去,让徐一和汤大人一同前往。
翌日天没亮,四人就出发去雪狼峰了。
四爷和冷狼门的人还在雪狼峰上寻找,在独狼坳一带,可谓是挖土三尺,都没能找到冷凤青。
与四爷汇合之后,元卿凌看到四爷的模样,心就痛得厉害,四爷整个都憔悴了,胡茬没整理,几天没合眼,他的黑眼圈很严重,双目无神,嘴唇都干得起了皮子,整个瘦了一大圈,哪里还有昔日淡定沉稳的风姿?
而一身雪白的袍子与雪地几乎融为一色,惨淡得很,看到宇文皓和元卿凌来,他眸子里才泛起了一丝亮光,急问了一声,“是不是有什么发现了?”
元卿凌鼻头酸楚,道:“我就是上来感应一下,看能不能感知多一点。”
四爷眸子黯淡了下去,“哦!”
精彩都市小说 權寵天下 ptt-第1511章 有突破熱推
山风很大,吹得呼呼作响,元卿凌极目四处看,第一次来到这里,却有一股熟悉的感觉,那夹杂着血腥的怨气似乎是强烈了些,她沿着山路往前走,脑子里出现了一幕映像,疲惫至极的冷凤青喘着气艰难爬上来,她腹中很痛,孩子要出生了,她加紧赶路,希望能抵达神庙,在神庙里把孩子生下来。
她脚步渐渐地踉跄起来,跌跌撞撞走了几步,手中的剑杵在地上,撑住沉重的身躯,她很痛,很晕,很饿,很渴,慢慢地跪下来,抓了一把雪放入嘴里,好冷!
元卿凌蹲下来,伸出颤抖的手抚摸着那一块平地,是这里,这里有很强的感觉。
“老元,是不是累了?”宇文皓过来,伸手扶了她一把。
元卿凌抬起头看着宇文皓,眸子里有沉沉的哀色,“老五,冷凤青就是在这里生下四爷的!”
在老五身后不远处,四爷听得这话,看了过来,如渊的眸子沉黑一片,看着元卿凌蹲着的位置,那地方不算很平坦,稍稍再往前的话,还有一处更好的地形,且那一块地方有阻挡,至少,能抵挡一些寒风。
但是她走不过去了。
这里,就是他的出生地。
三十六年前,他来到世间,第一眼看到的地方就是这里。
熱門都市言情 權寵天下 txt-第1511章 有突破推薦
忍了许久的泪水,在心头翻滚了许久的悲伤,在这一刻如缺堤的洪水,再也压不住,心痛如刀割,胃部也剧烈抽搐起来,他弯腰抱着腹部慢慢地蹲下,一声压抑的呜咽溢出。
“四爷,别这样!”
宇文皓瞧得心头难过,却什么都做不了,连安慰的话都是如此的苍白无力。
元卿凌却仿佛失了神一般,慢慢地往前走,一步,两步,在宇文皓安慰四爷的时候,她已经上了二十余米高,回头看着还在寻找的人,山风在耳边刮过,她脑子里有一些东西,更加清晰起来。
与冷凤青意识连接的那一个点,渐渐地放大,增强,转了身,继续往前走。
“老元,你去哪里?”宇文皓发现了她独自一人上去,急忙喊了一声。
元卿凌回了头,说了一句,“神庙!”然后,她又继续往前走,心头对于神庙的渴望,也越来越清晰,她要走到神庙里去。
这是冷凤青的意识,神庙是她唯一的生机。
宇文皓怔了一下,“神庙?”
莫非冷凤青最后去了神庙?但是,那会儿她已经没办法走路了,怎么能去神庙?
还是说,神庙的人下山的时候见到了她?可神庙的人不下山,几乎一辈子都在山上,山上一切,可自给自足,不必沾染尘世是非,所以他们是不会下山的。
他不放心四爷,也不放心老元,所以让汤阳留在这里照看四爷,他带着徐一去追元卿凌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